e化的黑手作家

關於部落格
把報紙刊登過,還未出書的文章貼上網誌,開放大家賞析。
若蒙不吝指教,就是我最大的收穫!
  • 2601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人間無味_(親情書第四篇)


               _困_

 困入千丈懸崖,你攀住親情牽掛的細藤,在宿命湧動的厲烈山風中擺盪,希望只若一線陽光,遮掩在濃密烏雲裡!危崖下,銳岩森羅如刃,手中細藤一斷,即是生離死別的深淵。
 當心情的溼度凝集淚珠,讓兩頰蜿蜒成一片冰雪時,你淒惶四顧,卻發現這處險巇絕境裡,有人,正以著同樣悲傷的眼睛,和你深情相對。
 那是人間少數幽深陰鬱的地方之一:加護病房家屬休息室。

               _骨血牽絲一縷,緣斷情滅。_

 隔壁床位,一個四十來歲的中年漢子,矮壯篤實。
 他斜著身子倚靠床舖一角,瞪得滾圓的眼珠空洞無神,黑眼圈襯得那眸子更是深邃,像遙遠邊陲裡一盞欲滅未滅的燈火。
 你注意到他,是因為你第一眼就清楚感受他那強烈的絕望。
 也只是注意而已。搬進加護病房家屬休息室的家屬,誰人手中沒有一兩張病危通知書?簽名後烙下指紋,就該有親情斷滅的心理準備!你安安靜靜整理醫院分配的床舖,偶爾望著窗外如墨夜色,以背轉的身子,拒絕一室欲待問詢的竊竊私語。
 碎肝斷腸,更與何人說?
 七十二歲的父親,竟讓病魔一把攫入無邊煉獄!中風後歪斜抽扯的身子,又怎堪強插胃管和肺管的劇痛折磨?醫師判斷為腦幹神經阻塞,直接影響心跳ˋ血壓和呼吸,這三種生命跡象的根源,隨時可能中斷!必須轉入腦神經加護病房,接受護理人員和儀器二十四小時的監控。
 是不是生命已如風中燭,才會叫人格外珍惜親情的微溫淡明?
 你想起因為職業而漂泊無定的歲月裡,放任父親獨守一方水田幾間農舍,他的等待和寂寞從不說出口,就如同你深藏的思念和鄉愁!而這一刻,你再也藏不住你的心疼,你心疼一世倨傲強悍的父親,因為疾病的緣故,受命運無情擺弄後乞憐的神色!田裡泥濘踩慣了的人,困獸一般被綑綁在病床上........。
 哭號吶喊讓你以牙關緊緊鎖住,悲苦浪潮一波波衝擊你嶙峋的心岩。
 而無助等待的情緒亦如火,日夜焚心!終於你能明白,盡管懸念欲生欲死,都無濟於事,上天早已典藏一本蒼生命譜,你永遠無權翻閱,無權修正!你開始冷冷聆聽宿命審判的過程。
 你回頭看著那個絕望的漢子,一個禮拜來,你常常接觸到他那相憐相惜的眼神,幾次談話斷斷續續,你知道他那讀高中的大兒子目前仍然昏迷未醒。一場車禍,就此截斷一個學子輝煌或平凡的一生!醫生已經宣布腦死,他卻以草藥偏方和求神問卜等各種方法,企圖在萬死之中尋覓一線生機。
 原來骨血牽絲一縷,竟是強韌若斯!可以橫渡陰陽兩岸,直入幽冥深處,去牽纏探索迷途的魂魄!那漢子說:「只求父子緣份未盡,孩子早日醒來。」
 然則天心渺渺,休咎玄機無憑難測!輾轉哀號的便只是無知癡迷之人呵。
 醫師勸他,復原無望,拔掉呼吸器後可解脫一場毫無止境的折磨,生者仍須揹負生活重擔,不該讓虛擲的巨額醫療費用,拖垮整個家庭!一項項理由都說清楚他不甘ˋ不忍承認的結局。
 魂已飛ˋ魄已散,慧劍高舉,絕裾一割,十六年父子情緣,留待來世再續!
 他回來搬走他床位上的棉被衣物時,你看著他,整個休息室裡守候的人,也看著他,好靜,好安靜!只怕任何一點點聲息,就會讓他圈堵在眼框中的淚水,決堤!

              _生死鉅痛熬煉,人間無味。_

 情斷緣滅的一幕,讓你正視父親強烈的意願,認真的去想,捨或不捨?
 腦幹阻塞,並不影響思考能力,你父親依然清醒,也維持其固執剛硬的個性不變!喉部氣管切開手術和鼻胃管的侵入,讓他不能出聲,不能進食!前半個月,他驅趕每一個探視他的親人子女,手勢急躁決裂。醫生說:「他的求生意願不高,你們要多鼓勵他。」護士也說:「他一直想辦法要拔掉呼吸器,有輕生傾向!不得不把他的手綁起來。」
 後半個月,被綁住雙手的父親牢籠困獸般,以乞憐的眼神求你鬆綁ˋ放手!不間斷的針藥ˋ不能擺脫的呼吸器,已漸漸讓他萬念俱灰!他再沒力氣狂亂抗拒治療,卻明明白白的以萎頓的神情告訴你:累了ˋ倦了!任憑你們折磨擺佈吧!
 人間無味,在這無味人世裡,你苦苦挽留父親!而父親卻責你忤逆不孝,恨你為什麼不肯允許他提早結束生之鉅痛?
 你想起(安樂死)三個字,其中人道ˋ親情ˋ法律等等諸多牽纏,生不如死和痛不欲生,說不定只是一種感覺或情緒,付之行動時,究竟需要什麼樣的一個標準,才能讓生命的毀棄不冤不枉ˋ不悔不恨啊!
 你在樓上病房見過一個喉癌末期的老婦人,聲帶切除,雙目成盲,頸部燒灼出一個幽黑深孔替代氣管!無法遏止的癌細胞,彷彿存心要寸寸吞噬這個殘弱身軀!那深入骨髓的刺痛仍舊一陣又一陣襲來。張口無聲的嚎泣ˋ抽搐的手腳慘厲揮舞!在你眼前,是活生生的地獄景象,你忍淚移開視線,心裡呼喊著_是誰?是誰狠心留住她?是誰如此殘忍?
 骨肉至親!是的,孝順兒女不惜血淚長流,也要護住親情懸絲不斷!而身受者怎麼想?果真千古艱難,唯求一死嗎?
 或者,植物人最是般若智慧!魂魄早已逃逸,留一個無知無感的軀體,來承擔業障惡果,順便索取癡心兒女積欠的情債,讓漫長歲月ˋ漫漫漫漫長的歲月,磨盡血肉!
 你以這些更悲慘的事實來安慰父親,他經歷的只是一個小小的劫難,終有渡過的一刻。父親正點頭認可,而呼吸治療小組的醫護人員,過來拍痰抽血驗尿之後,你看到虛弱的父親緩緩搖頭,搖頭,把你的心搖成碎片!
 生命!究竟需要如何取捨?才能叫人無憾無怨啊,天!

              _萬民蒼生芻狗,造化如砧。_

 腦神經科加護病房內,中風病人一半,另一半是交通事故的受害者,科技文明帶來的橫禍,也叫人扼腕。
 女孩才七歲,剃光了頭髮,臉頰眼窩腫脹青紫,切開小小頭顱的手術痕跡怵目驚心!進入加護病房半個月,女孩一直呈現深度昏迷!
 惹禍的皮球,來不及反應的轎車,那彩蝶般由騎樓追出接到的小公主,從此墜入老巫婆的惡毒詛咒裡。
 按照規定探視的時間,一天,家屬和病人只有四次見面的機會,女孩的床位在父親左側,你每次都看得到那年輕父母慘咽呼喚女兒的一幕,令人鼻酸。
 一張張床舖旁邊,如此呼叫患者名字的聲音,匯成洪流!聲聲悲切挽留,而盪逸出軌的靈魂,竟似充耳不聞!
 時間一到,護士小姐會溫柔驅趕不忍遽去的家屬,她們說:「會客時間到了,病人需要休息和治療,有什麼事,我們會到休息室聯絡你們。」然後,一扇交剪的玻璃門,寒涼切斷親情牽掛的千絲萬縷!
 你也看過幾次,有人滿懷喜悅,搬出加護病房休息室,轉入普通病房復健,幾天後,紅著眼睛又回來加護病房!七彩豔麗的肥皂泡沫,旋生旋滅,那是宿命最最惡毒的玩笑。
 如果是無助的深更,蒼生命譜在墨夜裡微微開啟,某個名字溜出扉頁,還原為星空下一縷遊魂!那麼,宿命委任的使者走過來宣布時,聲音會肅穆而莊嚴,她輕輕重復病患的床鋪號碼,輕輕詢問誰是這個號碼的家屬?
 幾個倉皇顫抖的家屬,尾隨護士進入加護病房。醒過來的人相互交換悽慘的眼神,寂寂闇夜,那骨肉剝離的尖厲呼號,刺人耳膜,捶人心鼓!
 慢慢的,休息室內開始有誦佛聲ˋ嘆息聲響起,有人說:「早去早投胎,後世免拖磨!」語音隱隱傳達一種卸落人世重擔的輕鬆!你扭頭望向這個彷彿天性涼薄的婦人,卻見她那憔悴削瘦的臉上,熱淚滿頰。
 造化如砧,蒼生萬民盡是芻狗!休息室內,多少火宅心情,藏在鬱暗天地裡!而荒莽惡夜正長,恍若這人世酸辛折磨,永無止期!

              _愛與死。_

 你於是知曉,死乃羅網,愛是網上倒懸利刃!歲月冷冷提綱,逐漸收緊網口,待得掙扎而出,已是渾身凌遲傷痕!匯集的鮮血,滾滾染紅塵世。
 在這寒冰冷焰的角落,人_間_無_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_全文完_


_此文刊於民國八十年十二月一日,台灣新聞報副刊。
_親情懸絲欲斷未斷,憂思日夜焚心,藉此文紓解心情。
_卻得一字一淚的「人間無味!」
_另有一篇伍千餘字的「父子斷崖」,刊在另報副刊,再不忍舖上網誌。
 
 
 
 
   

 
                 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