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化的黑手作家

關於部落格
把報紙刊登過,還未出書的文章貼上網誌,開放大家賞析。
若蒙不吝指教,就是我最大的收穫!
  • 2601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薪傳_(親情書第三篇)

 
              。代溝之一。
 古時漁樵農牧,一向子承父業,歲月腳步沉深遲緩,一痕一印有跡可循,無所謂代溝,(代溝)兩字應是現代產物,貼切傳神的說明,如今急遽變遷的社會型態下,令人憂心的親子關係。
 兩代間隔,形成一道鴻溝,能搭座橋的算幸運,可做雙向交流溝通。最怕上一代壘石高築閉關自守,下一代自箇尋路往遠處漂泊而去,任憑一道鴻溝橫在那雲封霧鎖!縱因親情牽纏,偶爾隔岸相呼相喚,扯直喉嚨怕也只能喊那麼幾句,便要把嗓子給叫啞了!
 母親和媳婦之間的代溝,第一次出現在生兒育女這件事上!其實一個要孩子,一個要孫子,達成共識後這橋原本不難搭,偏是母親要求至少兩對,媳婦堅持最多兩個。一方說生養孩子容易,她那時代多人多福氣,三對四對平常的很,另一方則認為以前叫(生養),生下來養活養大就算數,現代叫(生育),生下來要負責教育,教育孩子哪那麼簡單?
 四個孩子!太多了吧?
 媳婦不跟婆婆頂嘴,委婉順從母親兩對的建議,但我知道橋沒搭成,鴻溝猶在。這邊,媳婦的嘀咕是衝著我來的,孩子也是跟我生的,十年下來,孩子果然只兩個。
 幸好母親體胖心寬,樂天知命,前些年還嘮叨著要把孫兒孫女帶回鄉下照顧,我們繼續努力!等到孫兒讀了小學五年級,孫女也上了幼稚園小班,看看仍沒下文,終於察覺媳婦外圓內方的脾性,不再強求。
 何況大孫兒不僅典雅俊秀,且禮數特多,星期假日回鄉下老家,阿嬤早阿嬤好阿嬤吃飽未?直叫得母親心花怒放。
 小美人胚子的孫女更讓人滿意,只要母親拿出糖果來,小紅唇便甜蜜蜜的把她阿嬤親出一臉抹也抹不平的笑紋。

               。代溝之二

 飯桌上三菜一湯:紅燒獅子頭ˋ蒜炒豆苗ˋ清蒸鱈魚和一鍋玉米濃湯,色香味一起擺上餐桌。
 會煮菜的妻子能抓住丈夫的心,我確實喜歡回家吃晚飯。但是一個會煮菜的媽媽,能不能抓住孩子的心,那就說不準了。
 孩子和我正據桌大嚼,勞苦功高的媽媽停筷相問:「正淳,豆苗多挾點,別顧著吃肉。好吃嗎?」
 孩子縮回伸向肉丸子的竹筷,略一猶豫,轉往鱈魚盤發展,一邊隨口答應:「好吃!有炸雞漢堡更棒。」
 又出事了!我想。
 孩子的媽臉色微沉,口氣有些嚴肅:「漢堡炸雞有那麼好吃嗎?正淳,你已經夠幸福了,爸爸和媽媽小時候.......。」
 「媽---蕃薯簽配鹹魚,對不對?」孩子有些無奈的拉長聲音回應。
 一家之主有排解糾紛的責任。我打起圓場:「好啦,吃飯。食不言寢不語,吃完飯再說話。衣柔,妳要喝湯是嗎?哥哥幫忙,好,說謝謝哥哥!」
 拿小女兒打個岔,轉移焦點,通常效果奇佳。
 也是代溝!
 妻和我都曾經歷五十年代貧困農家的辛苦,我們跟著時代的脈動一起成長,看著經濟起飛,也看著生活水平提升到跡近暴發戶般的奢華程度!妻一向知恩惜福,總不自覺得要把這樣的心情和美德,教孩子體驗遵循。
 然而孩子真是時代寵兒,早把物質不虞匱乏的生活方式視之當然,再怎麼解釋「一絲一縷,當思來處不易。」,解釋「誰知盤中飧,粒粒皆辛苦。」,孩子只當歷史故事聽!不想聽,就以「時代不同」作結論,常令妻為之氣結。
 除了同年背景相異,母子因而掘出爭議之溝外,其他方面好溝通的很,妻努力研讀許多親子教育的書籍,按章逐節拿孩子印證,孩子個性恢弘寬大,來者不拒,一一領受。
 譬如妻設立獎勵卡和處罰卡,說是最新潮ˋ最民主的教育方式,動不動就以卡片行賄或恐嚇!依我看,孩子仍是率性而為的時刻居多,但因其天性善良多情,月底結帳,一功抵一過總還有得剩餘,麥克雞塊和魚香漢堡,照吃不誤。
 妻標榜著愛的教育,用心可謂良苦,我同意有賞有罰,但我用自己的方法!孩子那一點點鬼靈精,哪能逃我法眼?該罰了,我只消冷眉冷眼的喊一聲︰「正--淳-!」他就乖乖俯首認罪全盤招供!該賞,我鬆下臉皮即可,真要表現特佳,指點他幾招國術,陪他練一趟跆拳,也足夠他歡天喜地了。
 照說如此父子英豪,應無代溝存在,其實不然!
 那天,我下班回家,幫我開門的竟是一個水靈冰清的小姑娘,衝著我親熱的大喊陳爸爸!孩子站在一旁解釋:「她是我的女朋友,鋼琴彈得好好聽。」
 我望著眼前一對金童玉女直發楞!才小學五年級哪!
 我大概想太多了,千金一諾海誓山盟之類吧?當晚叫過來孩子,吞吞吐吐的不知如何啟口,孩子倒大方,自己說了︰「我一共有兩個女朋友,我們三個最要好了。」
 啊?
 「沒關係的,爸爸。反正我還沒決定跟誰結婚,我還太小嘛!」
 天啊!
 是太小沒錯,可怎麼懂得談論婚嫁這事?而且交兩個女朋友會不會複雜了點?我們那個年代,書桌都要拿鉛筆刀刻出一條男女界線,那個有兩條大辮子的丫頭,我連看著她六年,一句話也沒敢說!可我就從不看第二個女生。
 我在書房沉思良久,終於承認_真有代溝。
 
            。代溝之三

 女兒還小,涼州詞裡「欲飲琵琶馬上催」的飲字,老唸成「抿」!回鄉下現寶時,她阿嬤聽不懂國語,聽我說她唸的是幼稚園學來的唐詩,馬上讚不絕口:「小小漢就會曉吟詩作對,真聰明ˋ真巧喔!」
 我判斷她祖孫倆一定有代溝。
 兒子閩南語好些,半生不熟的和阿嬤算能溝通,我看得出他只是應付應付,阿嬤又急又快的閩南語說盡熱情疼惜,兒子知道,卻有些消受不起!兒子曾朝我反應:「我不喜歡麻油麵線,阿嬤硬說好吃!你看,好大一碗,我怎麼辦?」
 我也不知怎麼辦!
 活在現代中傳統的我,眼睜睜的看著祖孫畫下鴻溝,費盡口舌啣石填海,好像也沒能填平這時代巨輪輾過的_代溝啊。

             。薪傳之四。

 直到有一天,母親在鄉居土埕上起了兩個土窯,打電話過來說要做土窯雞和烤蕃薯。
 夫妻檔照顧一個土窯,火在窯裡熱烈平穩。祖孫檔那兒大呼小叫添柴續火,忙得兵荒馬亂!
 妻優雅的處理好自己的土窯雞,再過去幫忙母親把最後一顆蕃薯丟入土窯。兒子烤成了小關公,拿隻木棍撥弄敲打著燒燙的土塊,小衣柔有樣學樣,也拿了老長一隻竹竿,她阿嬤把她圈在懷中,倆人共執一竿,同心協力的正要燜出一窯蕃薯的溫香。
 當土窯雞被小販以擴音器沿街唱歌叫賣時,我卻如此感動的聽著母親頻頻呼喊:「正淳仔,火要熄了,緊拿柴枝來喔!」更感動的是看見孩子們臉上泥塵遮掩不住的喜悅,而這一份喜悅將成為他們童年的甜美記憶,足夠搭起一座橋,跨過鴻溝,走向紅牆瓦厝裡,守候兒孫歸來的_永遠的母親。
             _全文完_

_此文刊於台灣新生報。
_這陣子忙,更新慢,抱歉!
_一忙,晚上只想放鬆,不小心就栽入網遊小說中啦。
_網路小說作家,構思新奇,文筆絕佳者不少,令人激賞!
_看著ˋ看著,有點不好意思上網舖文!我的文章啊,跟不上時代了!
_若您看到這兒,謝謝嘿,您真有耐性。

  




             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