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化的黑手作家

關於部落格
把報紙刊登過,還未出書的文章貼上網誌,開放大家賞析。
若蒙不吝指教,就是我最大的收穫!
  • 2602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古月照今塵_(紅塵書之十)


          卷1-1:洛水沉吟。

 月明如水。
 如水的月明,靜靜照著滔滔流逝的洛水。
 洛陽城,危牆遮掩下的巷弄,此刻應有士兵明火執杖穿梭往來,那是后羿暴怒如雷之後,喝令急遣出來搜捕的人馬。是的,追捕!后羿眼中只有他的英雄事業,何曾把我嫦娥擺置心頭?侍寢侍浴,支來叱去,又怎會珍惜一個小女子的萬觔柔情?
 洛水河畔,霓裳飄飄獨行沉吟,必當逃不開如狼似虎的軍士鐵騎。然而,崑崙山巔西王母處,后羿求來的不死藥在我懷中,這藥據說服後可以飛升成仙,若我竟是死在后羿箭下,便足證明不死仙藥乃無稽之談!
 以生命去喝醒后羿求仙成道的迷夢,只盼....盼能有他眸中的一絲憐,一絲愛。
 我....我嫦娥原只願和他做一對人世夫妻,他能懂嗎?懂我如今絕裂卻依戀的心意嗎?


       卷2-1:離與不離之間。
 
 幾乎可以聽到,床頭花瓶那束玫瑰,花瓣凋萎墜落的聲聲嘆息。
 她把室內的燈調整到不能再亮,也放任CD音響瘋狂敲擊著黏巴達的節奏,當音樂乍然凝止的一剎那,她停下來摺疊衣服的動作。
 寂靜,追隨著她的眼光四處流動,花瓣繼續飄落。臥室地毯上的皮箱張大著嘴,無言!燈罩下波斯瓷貓隔著一張床,在兩邊床頭櫃上互相敵視,光滑溫馴的表情裡彷彿隱藏著些許惡意。
 狠狠的瞪著那隻雄瓷貓。那個該死的男人,不就像貓?這時候也不知到哪兒偷腥去了!同居才半年,說什麼陪客戶應酬,沾惹一身酒味和粉味,都是不得已。這種老梗的理由拿來一次次搪塞,搪塞得理直氣壯!想問清楚些,他還真會翻臉,事業啦ˋ未來啦,好像多問個幾遍就斷了他大好前程似的!
 當初怎麼說的?很特別的氣質?現在變成他口中胡吵亂鬧ˋ不上道的女人了!酒廊公關哪,又什麼場面沒見過?今天叫這楞小子來糟蹋我?
 大概中了邪,才去愛上他,甚至為他辭掉酒廊的工作,一心一意陪著這個男人,作那種生生世世鴛鴦比翼的癡夢。怎會忘了老哥老姊的例子呢?婚前愛的要死要活,婚姻證書上蓋個章,就成仇人了!礙著一個小孩無辜,離不成婚,水呀火樣的夫妻生活,淹漫煎烤的多辛苦!
 同居,算是試婚吧,試出這種局面!去他的愛情。姐妹們獵到肥羊,連皮帶骨活吞了,哪個不是荷包飽飽?就我阿娥比她們傻,偷偷付了房租還得輕聲細語去哄回來男人的自尊心,見鬼了!
 一聲嘆息,又一片花辦萎落,鵝黃的床單上,攤開的衣服凌亂散置,像心情。
 再看一眼床頭花束,卡士比亞淡紫碎花,襯著大紅玫瑰,都憔悴了!只有綁花的金色緞帶,同心結還未鬆脫。這死男人,送花時亮晶晶的眼睛和那有力的擁抱,這輩著大概,唉,要忘記難囉。
 已經放慢動作了,收拾一個皮箱,從晚上十點到現在凌晨兩點,也算是等他吧!這男人,居然還玩這麼狠,罵過吵過就過了嘛,這麼晚了不回家能睡哪?旅社嗎?也許不該甩他那一巴掌的,明知他那個性,外柔內剛,流沙一樣的把脾氣和情緒,全埋在平靜的神色裡!
 流沙有多深?沒人知道。他受傷,傷口有多深?他也不會讓我知道。
 煩啊!明明是愛,卻成了恨來收尾!人生。
 拎著皮箱出門,巷口等計程車時,她回頭望了望整棟公寓裡唯一明亮的窗口,心頭有些猶豫--放著好好的床鋪不睡,接下來該上哪兒才好?

        卷1-2:抽箭鈎弦。

 洛水畔,鐵蹄揚塵。
 逢蒙策騎緊隨后羿身後,看著后羿偉岸的身軀貼住馬背起伏如浪。長箭白羽飄動,弓弦切風嘯顫,馬蹄如此急驟狂亂,竟是遮掩不去弦音那一縷盈耳悲吟!
 可以想見后羿面沉如水似鋼,雙目空茫中有火獵獵焚燒,既使獨對九嬰大鳳,封豨修蛇等猛禽惡獸,以命搏命時,逢蒙也不曾見過后羿這等淒烈的神態。
 他知道原因--不死藥和嫦娥,后羿一生的夢與愛。
 突然,眼角瞥見洛水波光中倒映出一襲水珮風裳的絕世姿影,嫦娥,是嫦娥!
 逢蒙勒韁,指月大叫:[老師。]
 馬蹄聲乍止,幾乎沒有一剎那遲疑,后羿圈轉馬頭,抽箭鈎弦,雪色箭桿月光下閃掣森冷銀芒,火紅巨弓弦滿如月,后羿長臂舒伸,直指當空一輪玉魄冰盤。
 彤弓素矰乃帝俊所賜神兵仙器,后羿已射九日!逢蒙閉眼,不忍暗夜天幕只餘星斗微明,更不忍嫦娥,柔軟如鴿的胸膛上,怵目一支慘白長箭!
 待得睜眼,萬里雲天,圓月無恙,嫦娥只剩得月暈中一抹淡影。后羿弓弦仍滿,圓睜虎目血淚長流,卻是食中二指勾弦未放,任憑矢尖顫抖掙扎,直欲離弦!
 逢蒙屏息噤聲,不敢稍動,這一刻,天地俱寂,洛水彷彿停止流動!良久,只聽得后羿緩緩鬆弦,疲倦的聲音散入風中:[讓她去吧,逢蒙。]
 碧海青天,斗轉星移,雲彩開始飄動,圓月藏入一卷墨色雲彩中,不再出現。

          卷2-2:捨與不捨之間。

 
不懂,真不懂這是什麼樣的緣份。
 有緣無份啦,善緣孽緣啦,這種略帶宿命的論調,其實難以叫人信服。一對男女,情牽邂逅愛戀等,總要帶些條件_學識ˋ品味ˋ氣韻的條件。發生共鳴相互吸引即是條件下的產物,這東西有個名字:愛情。
 和她同處半年,才知道愛情並非如此條理分明,半年,好一段又長又猛烈的情焰!熱度夠了,還真有點焦頭爛額的叫人吃不消。
 相識的地點是酒廊,對她纖細高挑的身材,靈秀艷媚的臉龐留下印象,吸引人去探索的是她那股滄桑的風情,總難相信,如此一個年輕的女孩,偏生一對浸透世情冷暖的眼睛。一次次故意把客戶帶去那間酒廊,也一次次故意造就促膝深談的機會。
 還未完全瞭解呢,火焰就這麼點著了!這女孩對待愛情的執拗,竟似毀天滅地亦可悍然不顧!她主動租屋,辭職,全新全意的要在愛情窩裡,作一隻梳弄羽翼的金絲雀。
 這就透出她慵懶的另一面了!無度需索著愛情甜蜜,末日般放任自己縱情逸樂。天長地久的俗世夫妻她也不肯做,提幾次婚姻登記的事,就得準備吵幾次架,別的女人有誰不要一紙結婚證書?她卻嗤之以鼻,再提下去,倒像我求她了,要綑她綁她了。
 愛時蝕心刻骨,恨起來天地可以一把火燒光!這女孩在愛與恨之間,竟無餘地安置(寬容)兩字。
 半年同居生涯,她可以安心享受愛情的風雨晴陽,我是男人,事業的階梯非爬不可,圖什麼?一個她肯安頓身心的(家),如此而已。沒想到這樣的堅持和辛苦,卻讓倆人之間的裂痕愈來愈大,我承認甜言蜜語較少說了,可她的柔軟紅唇,爭辯時吐出的話語卻如箭如矢!風塵滾滾的潑辣。
 是的,煙花浸染久了,某些習性已然根深蒂固,難以轉變!一個巴掌打散了兩顆原本還連在一塊的心,揮手過來的一剎那,我已不是她的丈夫,而是她一向痛恨的客人:[和奧客的嘴臉沒兩樣,得了便宜還賣乖的負心漢子!]她這麼說。
 離開幾天吧,讓熱戰的溫度稍微冷下來,再送上一束她最愛的大紅玫瑰,大概還能讓她珍惜曾經同床共枕的夫妻情義。可是,住在這個熟悉的旅店裡,並不好過!想的都是未同居前她為愛癲狂的千甘萬願。這房間,這床舖,就是激情過後,她這貓樣的女人把美眸睡成絲的地方啊!
 這時候,她會做什麼?聽音樂ˋ生悶氣?至少她不肯獨自掉淚能夠確定,這叫人還安心點。
 讓她獨處一小段時間,去思考或調整對待愛情的態度,這或許不是最好的方法,然則我必須堅持,堅持渡過關卡,才能走一輩子的路,她能了解嗎?
 一點點心軟,一些些寬容無怨,她能嗎?若不能,若真不能就----就讓她去吧。

          卷1-3:悲兮古月。

 酒後狂歌,以箭擊弦,血色長弓嗡嗡作響。
 后羿盡散宮女妃子,那一個個嚇白了臉的可憐女子。然後彎弓搭箭,危危顫顫的再一次指向當空皓月,卻依舊是久久不曾鬆開鈎弦的玉斑指。酒紅褪後一張剎白的臉,僵涼冰冷。
 逢蒙,這個高大健壯的青年,擔心的看著他的老師,他的君父,也看到愛情落幕後,末日英雄的凋零憔悴。桃木棍拖在身後,[揹個弒師的罪名罷了!]逢蒙想:[老師原是天界神靈,困入濁世人身,尋不來歸天雲路,而老師又何等期盼能夠再見嫦娥一面。]
 [去吧,去尋找嫦娥!從此做一對神仙眷侶。]逢蒙緊握桃木棍,悄然走向醉酒酣睡的后羿,悽慘祝禱之後高高舉起桃木棍!
 嫦娥呢?嫦娥衣袂翩飛尋向當空皎月時,頰上應有熱淚奔流,墜落人間,宛若七夕冷冷的鬼雨。
 千年萬載,她還在等待,等待凡間飛來一支穿雲長箭,結束她廣寒宮中重簾深鎖的寂寞。
 悲兮,悲兮!千古明月夜。

           卷2-3:聚散今塵。

 旅社猩紅地毯的走道上,一男一女終於相逢。
 女郎一聲尖叫,丟下皮箱,含淚帶笑奔向男人張開的臂膀,索吻的紅唇低語若泣:[我就知道,你會在這裡,我就知道......。]
 他們回家時,這對彷彿睽違千百世的現代男女,並肩依偎,走在霓虹燈輝逐漸荒蕪的市街上,那男人偶一抬頭,被高樓銳緣切割的夜空中,正掛著一顆煙塵繚繞,浮浮欲沉的月。
 已瘦如鈎。

 _全文完。
 _此篇刊載於西子灣副刊,收錄入我的第一本散文集:[一隻會寫情書的駱駝]。
 _此文只因喜歡[古月今塵]這四個字的意象,硬掰出一篇文章。
 _煙花女子系列十篇,至此告一段落。敬祈批評指教。




 


 
 
 


 

 
 
 
 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