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e化的黑手作家
關於部落格
把報紙刊登過,還未出書的文章貼上網誌,開放大家賞析。
若蒙不吝指教,就是我最大的收穫!
  • 2604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秋月_(紅塵書之八)


              _鏡_

 夕陽如火,潑灑在紅磚人行道上,都市過客腳步急遽,車陣在馬路上飛梭往來,像聒噪的歸鴉,追趕著一個匆匆殞落的夕陽。而我是街頭疲憊的舟,浮沉人海波濤,任潮起又潮落。
 相遇,就在這樣蒼茫暮色裡。
 越過竹籬芭,走進芒葦翻飛的廢置工地,才發現白芒花和木麻黃林間的夕照世界裡,早有一個支顎沉思的妳。
 只隔一道疏離、能夠互視彼此的竹籬芭,沸騰街景和眼前靜肅斜陽,絲毫不漏的分辨開來,彷彿跋涉過千里萬里的風塵,就此地落定!妳回眸相望的目光,有獨上高樓,望盡天涯的纏綿。
 世間女子多喜紅艷,烏雲長髮的妳黑衫深深,應是別有一番執著,而妳獨據的一方淨土,我這冒然持笛闖入的男子,竟是妳前世遺忘,期許今生相逢的身影嗎?
 走近妳,暮色裡妳相迎的眉眸,漸次分明,走過妳,登上斷牆殘壁的危樓。一曲長笛撩繞,把落日推入漸濃夜色中,長笛又一曲繚繞,把市街兩旁霓虹,一盞盞喚醒。灯影迷離,妳不變的姿態,恍如永恆雕像。
 不管宿命緣遇,如何詭譎莫測,還是把妳藏入夢魂深處了!幾次中宵酒醒,攬鏡自照憔悴容顏,妳那執恒尚黑的自持,依稀是我本來面目。原來‥‥原來在這烟塵瀰漫的人世裡,我也有一座雕像在心中,日夜獨自沉思,亢然不悔。
 直到有一天,同樣那一方淨土上同樣的黃昏,我牽起妳的手,隔著籬笆,並肩望向長街落日,妳說,晚風中的笛聲,如妳嗚咽轉折的心情;這個夕照裡迎笛卓立的男子,是妳多年尋覓、最叫妳心疼的等待。
 當時只覺真亦如幻;當時只覺幻已作真–––當時只覺這黃昏,美得驚心動魄。

                __
 像夏日最後一朵玫瑰。
 驚惶著沒有明天,沒有未來,開得艷麗而急促,就算凋敝的命運已確定,也要留下最淒美的回憶,在冷落深秋裡。
 咖啡雅座的椅子柔軟狹隘,卻正好容妳與我緊緊依偎;咖啡是熱的,妳卻總要等到涼了,才淺嚐它的苦澀!妳的手牽牽纏纏,像害怕失去什麼,妳怨憎塵世是一個巨大的陷阱,宿命已安排好,妳墜落的結局!可是,我只看見妳眼中有甘於承受的認命和苦楚。
 試圖了解妳的傾談,像滿地攀爬的葛滕,我尋不著那根與莖。就如同妳從不問我,不問妳我這段情愛應該使用什麼樣的盟約誓言!妳只是讓花般艷麗的青春,對我毫無保留的綻放。
 那時,我懊惱的告訴妳,我不要這樣的愛情,我要知道妳的過去,也要相伴妳的未來,而不是只擁有現在。妳歛眉微笑,笑得飄搖淒艷,像一朵狂風暴雨中的小花!
 一次又一次,妳總是用鹹澀的淚水,沉默浸漬著那個話題。
 不敢怪妳把愛情做這般闡述_愛情如花,春榮秋枯的顏色,自有緣與命去塗染!我要的保證是一場婚禮的熱烈,把愛情燒炙成乾燥花,好永久保存。
 妳說,妳不要婚姻,不要徒留姿色的假象。
 把心捧出來,用唇和舌的刀細細解剖,委婉向妳分說,愛是孤獨旅人手中的燈,在人世路途上相互照亮彼此容顏,也照清楚月老繫足的紅線,若前世註定事,今生,妳就不該迴避!
 而妳寂寞深深的神情,是那千瓣秋心的菊,彷彿就要這般黃黃的謝!

                _水_
 長溝流月去無聲。
 春夏秋冬,層次遞轉的時序裡,眼前的流水和街景依舊,歲月交揉磨損,人事已然幾度滄桑。
 河畔石椅上,坐看日落月起燈杳霧濃,寂寂深宵的河面微波,在我眼底流漾,回憶投石問水,漣漪般廻盪開來。
 妳是把愛情折辯成謎題了,我追躡在妳身後,急切的,試著在妳渾沌莫辨的背影裡,尋找答案。
 華麗的招牌霓虹下,走馬燈曖昧閃爍,那一扇墨色落地門,吞沒妳那一襲寬寬黑衫。而我憂傷的徘徊,引來門前的少年,勾肩搭背的擁著我,既謙恭又霸道的說︰「大哥,入來坐,甲你介紹新來的小姐,保證滿意。」
 粉色燈光魅亮,妳這黑色羽衣的天鵝,突兀的夾雜在一群俗麗鶯燕裡,指著妳,向哈腰遞烟的少年說︰「我-要-她。」
 可以拉上布簾的按摩椅,分離成一個個黑暗冷漠的世界,也隔絕了樓下人聲喧嘩,再上一層樓的小房間裡,那個喚作(秋月)的女子,褪下黑衫,終於凝止唇邊那朵淺淡笑意!豐盈柔軟的軀體偎入懷中時,妳臉頰上滾落的淚珠,一顆顆都是句點,終止愛情的篇章。
 那一夜,就在這一張石椅上,我讓夜霧沾濕鬢髮,直到霓虹相繼入睡;直到陽光朦朧醒來。
 那一夜,長溝流月無聲。

                _月_

 從此斜陽獨照單人孤影。
 菅芒花和木麻黃燃燒過一遍遍黃昏,竹籬芭圈住的一方淨土內,笛韻聲聲招喚過無數個歸鴉落日-祇是山水蒼茫,人已天涯日遠。
 重新把愛情安置在誓言裡,我仍願與妳牽手,向宿命擺弄的塵世路途,昂然前行!這次,我會更懂妳。
 而妳在何處?
 每一襲市街偶遇的黑衫,都不是妳!人海波濤中,再也相尋不著那片孤獨的帆。苦苦追索後的頹喪,如荒烟中蔓草滋長,妳那支顎沉思的雕像,逐漸暗朽。
 愛情,讓流轉歲月褪去顏彩,笙歌散後,弦斷曲殘,是我今夜的心情。
 夜深人寂,幽寒透衣如水,偶爾飛馳的車聲,輾破荒天傳來,瞬即遠去!站起身,走上鐵鍊垂鎖的河堤,秋風如刀。
 銀河清淺,繁星幽微,有情或無情的秋月?漸瘦如鉤。-全文完-


  -此文刊載於台灣時報副刊。
  -是我早期的作品,咬文嚼字,雕琢痕跡太過,形容詞太多!
  -總是過程嘛‥倒是貼上網志,心虛的很!
  -若有疏陋處,不足處,請原諒。



  
 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