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e化的黑手作家
關於部落格
把報紙刊登過,還未出書的文章貼上網誌,開放大家賞析。
若蒙不吝指教,就是我最大的收穫!
  • 2606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紅蘋公主_(紅塵書之一)

                 1
 「魔鏡ˋ魔鏡,誰是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?」
 「喝了酒的我,我就是漂亮的紅蘋公主。」
 貼在我耳邊,妳細聲細氣的說著戲謔的言語,言語中有些許滄桑ˋ些許辛酸。轉頭看妳,妳的紅唇緩緩滑過我的臉頰,順勢將長髮埋入我的胸懷。
 低頭的一剎那,我仍來得及看見妳微瞇的眼,眼底微漾的波光;聞得到妳口鼻間溢盪的絲絲酒氣!
 挪了挪身子,我讓自己坐得舒服些,也讓妳疲憊渴睡的重量放心卸落。我確定妳能放心,因為妳明白,在這處偎紅倚翠的末世場景裡,我一直是個守禮自持的君子。
                2
 認識妳之前,我覺得我瞭解所謂的風月場所。
 那是個綺麗迷魅的世界,意志不堅的男人和自甘墮落的女人,才會耽溺其中。認識妳,妳這個KTV的坐檯公主,卻反而模糊了我對風月兩字的認知與界線。
 還記得第一次和妳見面的情景。
 親身涉足泥濘,只為探知此一層面深淺,豐富我寫作的題材。那一夜,在工地宿舍內,我一如往常讀書寫稿,頗覺文思枯竭,恰巧同事邀約唱歌,並且聲明要去的地方是有小姐坐檯的那種!我鼓足勇氣說﹕「不怕,撩落去。」
 漂泊的工程夥伴,早已習慣以酒味粉味粧點荒莽長夜,可是,他們心目中一向自鳴清高的作家,竟肯隨波逐流,難免大感意外!臨出門時再三交代︰「不准寫入文章裡!這種事情可不能公開。」
 話雖如此,五六個同事仍然善盡導遊之責,充份滿足我的好奇心。包括桌面檯數的計算,坐檯公主的尺度等等‥當他們在小姐名冊上發現一個新名字,大夥異口同聲說︰「就這個!配成一對新人最搭調。」
 包廂內,懸在天花板的圓燈旋閃著彩色光點,令人頭暈!歌聲和音樂聲迴盪在密室空間,震耳欲聾!同事和他們熟識的公主的調笑尖叫聲,在我胸口撞擊!幸好燈光迷離幽暗,遮掩我的侷促不安。
 妳一樣侷促不安!妳倒酒的手勢笨拙,敬酒的笑容生澀,甚至妳依偎過來的身子,冰冷僵硬!我推開妳,小聲的說︰「我第一次來,還不習慣陌生女孩投懷送抱,我們唱歌就好。」
 彷彿聽到妳如釋重擔的一聲輕吁。妳眼波流轉,露出笑容,那笑容嬌俏可喜。喧嘩的燈紅酒綠中,我倆真的清清純純對唱情歌,一曲接一曲。
 埋葬在胭脂濃妝下,妳那張活過來ˋ生動的少女的臉,明亮喜悅!令人印象深刻。
                3
 好長一段日子不走烟花路,妳柔聲唱吟的歡顏,卻仍長懸心頭。
 很難釐清這莫須有的思念情緒!一個初履火海的女子,與我相遇岸邊,我留住妳最後一刻的真摯善美,卻難免心疼,日日月月,烟騰火燎,社會架構中最風塵的這處環境,將如何漬染妳的容顏?
 有人說,大有為的政府一直雷厲風行的掃黑掃黃,成績斐然,已然遏止黃黑濁流氾濫之勢。也有人意見不同,說這海島何處不飛花?落英繽紛,怕是掃也掃不盡了!而我知道,工程夥伴們依舊尋歡作樂,夜夜笙歌。他們說︰「有必要緊張嗎?我們去的那家KTV做純的,沒資格說黃。對了,那個坐過你檯的娃娃臉,問你好幾次了,禮貌上也該去一趟吧?」
 再度尋妳,有一剎那,恍若隔世相見,眉眼清楚,已非初識容顏!
 妳學會了跟著起鬨叫鬧,學會了斟酒敬酒,妳嬌怯柔軟的嗓音划起酒拳,開始有幾分風塵味!酒意上湧,讓妳原本皙白的臉頰,薄暈胭脂暖色,我勸妳少喝酒,妳柔柔軟軟的倚著我,在我耳邊輕輕唸著︰「魔鏡、魔鏡,誰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?」
 「是我,喝了酒就不用抹胭脂ˋ不會怕難過的紅蘋公主。」
 我開始因妳而來。
 有一次來的晚,妳在轉檯間被灌多了酒,胭脂紅頰上有一雙迷離醉眼!見到我,勉強露出微笑,一言不發的枕著我的膝腿,闔眼沉睡。
 妳足足睡了兩個小時,包廂裡舞影歌聲,如此喧囂狂亂,並未驚動妳夢土輕塵!我脫下外套,裹緊妳的身子,卻被妳甜蜜的臉龐吸引!
 垂眉歛目,鼻息細細,微翹微張的紅唇,偶爾抿緊又放鬆。妳有夢嗎?夢裡可曾尋回火海邊緣,曾經屬於妳的那一襲清純無辜的背影?
                 4
 「好了,醒了!我們唱歌吧?」輕輕掙脫我的懷抱,妳坐直身子,帶著歉意,微笑。
 拍拍妳的臉頰,我難掩幾分憐惜︰「別跟客人划拳,妳沒酒量。」
 妳一笑低頭,翻著點歌簿,插播了一首歌後抬頭看我︰「魔鏡、魔鏡,我唱首歌給你聽,這是我最喜歡的歌喔。」
 螢幕上出現歌曲﹝一場夢ˋ一首歌﹞,我看著畫面上的歌詞,耳裡滿滿是妳清細哀惋的歌聲。
 _是不是,你攏不知影,
 _是不是,我無路通走,
 _是不是,美人無美命,
 _是不是,已ˋ經ˋ註ˋ定……… 。    
   

  

 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