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化的黑手作家

關於部落格
把報紙刊登過,還未出書的文章貼上網誌,開放大家賞析。
若蒙不吝指教,就是我最大的收穫!
  • 260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螳螂_武術文學第三篇

 依我看,人類除了腦容量特大,而懂得使用工具外,爪牙沒有虎狼之利,速度耐力比起牛羊犬馬,頗有不如!上山下海,更別說和有翼有蹼的禽獸相提並論。因羨慕欽佩,模仿獸類禽屬肢體動作而成武技,雖是華陀開其先河,想來卻也是水到渠成,再自然不過了。  華佗的五禽戲,龍、蛇、虎、豹、鶴,後人擷其精華,演出五形拳,爾後開枝散葉,增添至十形!更有專攻一形者,獨創鷹爪、猴拳等門派。直到達摩一葦渡江,入少室山創少林寺,並開放三十六房七十二絕技,引俗家弟子入寺習藝,才把中國武術推上巔峰!  這段武功鼎盛時期,但見街坊胡同內、名山古剎裡,龍吟虎嘯鶴唳猿啼!當真是百獸齊鳴,喧嘩熱鬧。  文字有象形,武術也有象形,而武術大抵選取兇禽猛獸,以為師法對象,盼勤習苦練之後,能疾如飛鷹、迅若捷豹。山東河北地區,偏有一派拳術別走蹊徑,以昆蟲中的英雄烈士_螳螂為師!拗腕屈肘,雙臂如鐮,是謂螳螂門。  追源溯流,螳螂拳和其他門派的武術比較,歷史並不長,算是新興拳法。  時間是清朝中期,山東省即墨縣北少林拳名家(王朗),發現螳螂捕蟬時不僅動作迅疾靈巧,且雙爪勾緾攔擋,步法進退有據!遂在自己的武技中加入螳螂獨特的姿態,反覆精研苦修,終能自成一派。  最初,此一獨特秘技,祇在即墨縣崂山裡的道士觀中流傳,有「道士間不出門外」的拳術之譽 ,更為螳螂拳披上一襲神秘外衣。  王朗的螳螂技法,衣缽傳到第五代,已是清朝最末一個皇帝宣統。宣統三歲登基,國力已漸衰竭!武術卻在這個時候,因為抵抗洋槍洋砲而達到另個悲情巔峰。  上海的精武會館首先成立,最重要的武術名家有(霍元甲)和(范旭東),而(范旭東)正是螳螂門第五代嫡傳弟子!當時他年紀已大,在霍元甲中毒身亡之後,將精武會館交給第三弟子(羅光玉)。(羅光玉)擔任會館總教練,閉門傳授螳螂秘技給十八位弟子,並分別派至包括東南亞的精武體育會分會,任分會總教練,螳螂拳遂成為清末民初盛行於南方的武術。  那樣一個列強虎視眈眈,睡獅病重垂危的世代!積弱的清朝帝國無力閉關,只剩下來自民間的武術,以刀劍拳腳緊緊守住門戶!然而,隨著義和團的潰敗,眾多武術名家終於明白,血肉之軀熬練出來的武技,完全無法抗衡火藥槍砲的犀利科技!  一場對日本的八年抗戰,再一場兄弟鬩牆的分裂戰爭!武術在時代鉅變中虎伏豹隱,龍潛深淵,來自山東的螳螂,也因此散入海島鄉野草莽中。放下捕蟬的手勢,拿起真正的鐮刀,除草割稻,在物力唯艱的舊世代,為三餐溫飽而揮汗如雨。  螳螂門下弟子,從此天南地北,而南北分歧,或者只是我那學螳螂拳的小叔公,跨過一峽離亂烟波之後,記憶深處無法癒合的_傷口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2︰黑色七星螳螂。  「螳螂捕蟬式」,轉「七星天分肘」,再變「登山翻車捶」‥‥‥  跟隨著小叔公渾厚的吆喝,七八個半大不小的野孩子,赤足站在厝後大龍眼樹下,一招一式演練七星螳螂的翻車拳。我是大師兄,正面對著永遠黑色寬鬆唐衫的小叔公。   我也面對著一個巨大的謎!眼前這張年輪深烙的臉龐,究竟隱藏了多少歲月蒼涼?當時年少,還純稚得不懂去追索時勢命運,惡意播弄的真相。只知道,我有一個外省口音,武功了得的小叔公,他是小嬸婆招贅過來的,落地生根許多年,仍不改濃濃的山東腔!而且,他教授拳術時,動作靈巧,意態飛揚,和平常那個安靜落寞的老人,完全不同。   跨過中國武術門檻,知曉螳螂拳技的出處源流,小叔公是我的啟蒙和引導者。   他也只談武術!說他在山東萊陽縣城如何跟隨道士師祖習練七星螳螂,如何領悟螳螂拳法快速綿密的特質。七星螳螂因手技、步法暗合北斗七星而得名,以七星式步法配合五打連環,一個呼吸間,可以完成攻擊與防守的五個動作,此正是螳螂捕蟬的奧義所在!  小叔公常常這麼比喻︰「蟬的體型大,翅膀又硬,螳螂如果沒有一套借力打力,避強擊弱的手法,那蟬一掙就飛走了!所以螳螂拳練得好,不怕遇上力氣比你大、身材比你壯的對手。」   一句練得好,需要十年八年的苦功夫!小叔公也瞭解時代不同了,他說︰「我教你們的拳招套路,記住就好,有空自己練過。師父領進門,修行在個人,練武重要,書本能讀好更要緊。」   小小武術團,半年後因為小叔公一家人搬入都市而風流雲散!七星螳螂弟子,各自求學謀職,也一個個脫離僻遠農村。時代飛躍的腳步和經濟帶來的繁榮,不止讓人目眩神迷,更讓人迫不及待的擺脫許多舊世代步調迂緩的事與物。   須得十年磨劍,才見鋒芒的中國武術,算也是其中之一。  我確定我那些師弟們,早把七星螳螂遺忘在童年城堡裡,祇我懷古念舊的個性,還把小叔公黑色唐衫的身影,記得牢。  然而,我是無法解開小叔公深深鎖入眉頭的謎底了。   龍眼樹下,沒有教拳的時候,他可以枯坐一整天,泡茶沉思。或者整個人缩入大藤椅內,不動!任由雪般的花球,落在他灰白的頭髮上,就算他睡著了,那一雙濃眉還是皺出一個結。   他無兒無女,孑然一身,小叔都祇叫他(阿叔),從不曾叫他一聲爹!雖然我們這些第三代的孫兒女們,被教導稱呼他小叔公,但他還是外人!一個飄洋過海、渡過兵荒馬亂的外省人。   我曾經問過父母,小叔公怎麼來的?父母的回答是︰「小孩子,有耳沒嘴,擱問,就吃竹枝炒肉絲!」  有關長輩的話題,都是孩子們的禁忌。小嬸婆一個寡婦卻讓男人入門,負面的耳語流傳從未間斷過,一直到我讀了書,知曉兩岸分裂的近代史,便將小叔公的際遇,歸入大時代長河裡,一顆小小的,泡沫般的悲劇水花!   蕭索的小叔公,終究沒等到開放探親的時刻!山東半島的故鄉,故鄉的親人或戀人的懸念,都已隨著他長埋異鄉!   亂世巨輪呼呼輾過,多少人呼號奔逃!小叔公這個螳螂武術家,卻常在我的夢中,化作一隻巨大的_含胸拔背雙臂高舉的黑色螳螂。                   3︰木螳螂、花螳螂。   小叔公以七星螳螂,在我少年的土地埋下武術的種子,生根發芽,抽長的新葉,卻落入旁門別枝!螳螂弟子中,我至多只是一隻潛形匿跡,深藏不露的花螳螂或木螳螂。   翻車拳、七手拳,這些使用螳螂拳三指訣勾手的拳招套路,我只在無人處獨自練習。李小龍的中國功夫電影之後,銀幕上的武打片,只為了鏡頭好看,把象形武術幾乎打成花拳繡腿!讓一般人對中國武術的認知與尊重,有了偏差。我一式螳螂捕蟬亮出,空手道班的同學和跆拳道館的朋友,馬上露出笑容,語帶譏諷︰「啊?看電影也能學功夫?太容易了吧!」   認定小叔公這個螳螂師父後,我不願再入別家門派。空手道三年在學校社團渡過,畢業後,我練跆拳道,再投入軍旅教授跆拳。而空手道和跆拳道,給我的感覺像便利超商,按月付費,購買統一規格的拳腳技術,快速而有效率!這可以讓少年的銳氣在出拳踢腿間,痛快抒發,卻不必背負叛離師門的歉疚。  或許,我只是不想太快將龍眼樹下,那一襲黑色身影忘記罷了。  也或許,我更不捨的是中國武術那典雅古樸的姿態,在這個華麗世代中,淡出,渺遠。  學習空手道,我曾經著迷於那一聲聲如雷怒發的吼叫聲。一式簡單的正拳攻擊,將速度力量和氣勢融合為一,自由對練時,往往一個動作就分出勝負!講究一擊必殺的武技,適合狂飆決裂的少年心性吧!年歲漸長,我判斷沁入大和血魂的空手道,勇武好鬥失之過剛。  跆拳道,我也曾辛辛苦苦的劈腿拉筋,前踢、側踢、迴旋踢、抬腿下壓,左右腳各五十下,兩個小時就過去了!習慣護具保護的腿技應用,力須使盡,後續的變化就少!沒有曲折幽深的風景,即無柳暗花明之趣,跆拳道大開大闔,氣魄雄偉,卻是一眼就能看穿的武技。  既使跆拳已經納入奧林匹克運動項目,台灣選手也一再掄金奪魁,這來自朝鮮半島的現代腿技,我仍然要說它一聲︰失之陋簡!  而師法自然的中國武術,從三國時代起,至今一千八百餘年,早已深入人民的生活習俗,蔚為文化資產的一部分!拳腳舒伸中,涵括醫理吐納行氣的功用;紮馬立樁時,恆心毅力勇氣兼修!且漢民族一向以儒術治國,六藝之中既學詩書,也習射御,書生豪俠集於一身,是謂允文允武,亦剛亦柔,中國武術遂呈現出圓柔纏綿的特質。  既使勝負生死分際,儒家仁恕思想仍讓中國武術在收放之間,留有餘地。如此氣度恢弘,正是其他武技無法企及的境界。  語多偏頗,厚古薄今嗎?我不同意!  我只肯承認,以文字的深情說盡不捨,對日漸式微的中國武術,或者只是另一種螳臂擋車吧!  學文多年,期能濾盡鄉野出身的草莽之氣,習武多年,更盼一掃書生之怯懦性格,倒落得如今不文不武!幸好,小叔公的七星螳螂還在,且不管書生或武夫,閒來練它幾趟七手拳,停身收式,深吸慢吐,即可散盡胸中濁氣。  身似落花,心如槁木,花螳螂也好,木螳螂也罷,都無妨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