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化的黑手作家

關於部落格
把報紙刊登過,還未出書的文章貼上網誌,開放大家賞析。
若蒙不吝指教,就是我最大的收穫!
  • 260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洪拳小子_武術文學第一篇

 我大略向你提起洪拳的門派淵源,以及創派祖師洪熙官的傳奇事蹟。(少林英雄傳)和(火燒紅蓮寺)是你最愛聽的。故事中的主角人物,大俠甘鳳池、呂四娘、洪熙官、方世玉這些前輩武術名家,技藝之精湛,未必全是小說家虛構之言。  武術不祇可以讓人體魄強健,也能讓人意志堅定、反應敏銳。我因此願意支持你習練武術的決心,希望你在課業升學的層層壓力中,能以拳腳突圍而出!我不要一個書獃兒子。允文允武一直是老爸的夢想,但盼能在你身上得以實現。  其實你接觸武技,為時甚早,早到你或許已不復記憶。   你自小聰慧靈秀,讀書識字,一點就透!幼稚園到小學,我從不擔心你的學習能力,我要雕琢的是你的個性。你的名字叫(正淳),當初自認一介武夫的老爸替你取名時,頗為嚮往「淳淳君子,溫良如玉」的境界,想不到你不僅人如其名,甚且猶有過之!溫柔良善得太嚴重,不免透出幾分畏怯懦弱之氣。  不像一個男子漢!這點,老爸萬難接受!  育嬰專書、幼教寶鑑,異口同聲肯定個性養成是_三歲看六歲,六歲看一生!你一直到六歲了,仍然溫良如玉過了頭,看不見哪裡有稜有角!我開始教你空手道裡拳腳膝肘的攻擊與防禦。  六歲到八歲,咱父子親情唯一的表達方式,即是怒目對峙、拳打腳踢。  總算逼出你些許男兒氣慨!進入小學,你主動要求參加學校的跆拳班,謙沖爾雅仍是你的個性基調,持續有恆的武術鍛鍊,卻慢慢為你打造一身勇士鎧甲。  我滿意的看著你我童年的影子,逐漸重疊。  學校的跆拳和老爸的空手道,陪你嬉遊成長,小學畢業的那個暑假,你入洪門拜師學藝,才算真正踏入中國武術殿堂。  虎形拳、鶴形拳、以及洪門刀槍劍棍伴你走過國中三年,高中聯考,你仍能拿到不錯的成績,進入明星高中,可見學文習武,並不衝突。如今,你已升上高三,身高快速抽長,體重尚未跟上。雖說外觀稍嫌單薄,所幸武術讓你筋強骨壯,打起鶴形拳,恰似一隻矯矢靈動的大鶴。  高一公尺八O的大鶴,翅打啄刺爪勾,就算虎豹也難近身!我常常這麼笑著鼓勵你。  和你過招,我的空手道雖仍能壓制大鶴撲擊,所謂「拳怕少壯」,或許再隔個幾年,咱父子交鋒時,輪到你要拳腳留情了。  可是_淳兒,我不得不心疼的提醒你,恆心!面對嚴苛的大學甄試關卡和繁重課業壓力,不能折損你原有豪情,你仍須對武術一往情深、執恆無悔。  老爸我將心甘情願,成為你手下敗將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俠氣第二。  小學同班情誼延續到高中,你和兩位武林同道相交莫逆,自封「風塵三俠」。  我問你唐人傳奇的(虬髯客傳),你說知道。而李靖、紅拂女、虬髯客三人,英姿颯然,俠氣縱橫,後人說書話本裡,每每譽之為風塵三俠,這典故你就不甚清楚!我槌了你肩膀一拳,笑說︰「小子無知,焉敢與古之豪俠相提並論,何況還少了個女生。」  你的回答可是一點都不謙虛︰「原本不知,現在知了!不改,所謂見賢而思齊也。」  每個月,你們會挑一個禮拜六晚上,各携刀棍噐械,到小學對面的公園裡練武,一去就是幾小時!回來第一件事_翻家庭醫藥箱找碘酒藥布!馬有亂蹄、拳有錯手,公園裡燈光不是很夠,偶爾淤了青扭了筋,我很能體諒這不算什麼。  小妹和媽媽從最初的驚慌失措疼惜不忍,到如今已能處之泰然、不聞不問。並且相信武術已經讓父子倆有了金剛不壞的身體和鐵石般的心腸。  風塵三俠中,你虎鶴雙形兼俢,(俊彥)矮胖柔軟,對太極拳劍情有獨鍾,(秉逵)果然魁偉雄壯,學校技擊協會的台柱大將,專攻空手搏擊。我應邀參加你們的聚會,(俊彥)讀國一的小妹也跟了來,新的外號叫「紅拂女」,一手學自哥哥的太極劍,紅色劍穗和烏雲長髮一齊飛揚旋轉,煞是好看。  公孫大娘舞劍可以入詩,我說小紅拂的劍舞,亦可入文,哪天想到了,我會寫入文章裡。  含笑倚樹,觀賞你們的武術演練,一輪圓月懸掛天心,樓影車燈干擾不到公園深處,那月光恰似淡淡冰雪。我記起(幽夢影)中的字句︰月下說劍、肝膽愈真。眼前幾個武術少年,不但有了肝膽相照的交情,言談舉止,更是大有磊落俠氣。  除了俠氣,還有銳氣!我終於知道你們受傷頻率偏高的原因。  月下論劍的壓軸是比武過招!雖然說好拳腳放軟,點到為止,但你們在一味求快的攻擊中卻疏於防守。或者學習日本劍鬥的模式,對峙良久之後閃電出擊,結果是兩敗俱傷的情況居多!  我也有過銳利狂飆的少年時期,但那時候空手道的自由對練,身上須有周全的護具。擔心傷害造成遺憾,我嚴格禁止你們的危險遊戲!並且下場傳授你們空手道的(三步對練),讓你們在攻與防的套招中,可盡全力。俊彥的太極推手以圓柔見長,我要你們和空手道交互演練,可收剛柔並濟之功。  陪著你,也陪著你的摯友對練套招,步入中年後我沉潛已久的豪情記憶,逐漸浮現。  時光緩緩回到從前。鄉間田野,初生秧苗已在夜霧紗帳中沉睡,如水月光下的圳溝石橋上,還有三個俠情萬丈的武術少年,正拳來腳往,叱吒如雷!  那時候,我和你兩個堂叔也有外號,就叫武林三劍客!後來好像改了…很巧!改成風塵三俠。我確定當時根本不知道(虬髯客傳)的故事,應該是_搬自布袋戲裡的人物吧?                 功夫第三。  洪拳成為南奧最傑出的武術,至今仍為國術中蓬勃發展的門派之一,原因就是(洪熙官)始創的硬橋硬馬,絕對有其存在的價值。而洪拳橋馬,把一個人的軀體鍛鍊成鋼鐵一般,首重練功!這(功)字須由紮馬做起,洪拳的馬第一是四平大馬,第二是子午馬,兩者俱是實馬,也就是落地生根的樁步。  當年洪熙官紮馬立樁,別說一個人去拉去推,合十數人之力,亦難撼動分毫。  馬步練至淵停獄立的境界,三年五載,未必能夠達到!「若要功夫深,鐵杵磨成針!」就這句話吧。  長篇大論回應你偶爾的沮喪和質疑,你聳聳肩膀,輕鬆的回答︰「老爸,花幾塊錢可以買一大包繡花針了!去磨鐵杵幹嘛?」  書房裡有關武術的對談,你稱之為英雄對話,我准你有言語免責權,你的思考和言談因此天馬行空。「洪熙官的馬步,遇上酒醉駕車呢?」你又問︰「我有猛虎下山、白鶴亮翅,人家有手槍獵槍,如何是好?」  屬於青少年的叛逆與焦慮,我容你任性抒發,並且完全同意,武技和科技一比,果然黯淡無光!問你還練不練?你說︰「當然練,至少學校的不良少年不會來惹我。」  你近乎笑謔的言語背後,我相信正是當前武術家必須面對的嚴肅主題!崇尚快速ˋ效率的新世代,武術是否也該求變以為因應?空手道和跆拳道將繁複的招式精簡整理,習練一年兩年,即有小成。而中國武術,單是基本馬步橋手,總要十年八年才見功夫,追趕不上時代急促的腳步,是不是意味著必將脫隊落伍?  也許,你只是身處龐大精準的科技世代,提早察覺生命個體的孱弱渺小罷了!你說古人登泰山而小天下,而今人類擁有探索月球或銀河系的識見眼光,反觀寄生於藍色星球的自己,個體單位近乎無限小!這無限小的小人兒還揮舞著手腳,豈不可笑?  你這些顛覆的奇思異想,已經不是針對武術而發,而是人類存在定位的根本大問!進入哲學層次。我可不要你如此老氣橫秋。  但願是我過慮!你年青銳利,像剛出爐的長劍,正待一試鋒芒。以武術相陪你走過這段人生路途,勇武豪俠的性格養成之後,你會是我永遠的洪拳小子。  是真的過慮了。昨天晚上,你身著功夫裝,走進書房朝我抱拳說話︰「嗨!老爸,明天沒有模擬考,今晚可以練功。你如果不趕稿子,我們比賽蹲馬步,正宗的四平大馬,看誰先軟腳!怎麼樣?」  我擱筆微笑,說︰「行!奉陪。叫小妹跟媽媽電視看累了自箇去睡,別來鬧場,咱到陽台上比過。」  看著你走向陽台的背影,我的微笑慢慢收起,深吸口氣,跟著你走出書房。              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