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化的黑手作家

關於部落格
把報紙刊登過,還未出書的文章貼上網誌,開放大家賞析。
若蒙不吝指教,就是我最大的收穫!
  • 260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俠棋_象棋專欄十二篇

 連我這個後中年男子,在老人棋場裡,已成了(小老弟),而小老弟這一輩的棋手,也不算多!在我走過的工地裡,數十到數百的工程人員中,能夠縱橫全局的棋手,幾乎難得碰上!中年無法接下老人的棒子,棋場如何持續下去?  間隔一代的少年棋手,更不用說!資訊網路的電腦電玩,極度聲光震撼的遊戲,比諸棋局,誘惑力不可同日而語!棋道薪火將滅未滅,令人憂心。  老人棋場,其實也已逐漸凋零!  我這漂泊異鄉的工程人員,只有節慶假日才得以返鄉,除了看一看執意守定故鄉紅瓦老厝的母親,小叔雜貨店前的老人棋場,我一定抽空報到,與父執輩的鄉親弈上幾局。然而這個老人棋場,因為小叔公的仙逝,也跟著煙消雲散。  如果我算是個愛棋的人,那麼,小叔公的棋場,就是我的啟蒙之地。  大概從小學起,初識文字,分得清楚車馬砲將士象,我就在這棋場裡,看著小叔公和他的一些老友對弈,在弈局中慢慢瞭解直橫車、過山砲、兵卒過河、拐腳馬等棋規。看了一整個小學中學,直到上了高中,才有機會下場和小叔公對弈!從被讓雙馬到讓一馬或一砲,足足走了三年。  小叔公的佈局、中局和殘棋功力,對當時的我而言,直如山之高、海之深!  當兵回來,我的棋力進步許多,無須讓子,已經能夠和小叔公棋場裡任何長輩,平手對弈,互有勝負。  進入工程公司,長年漂泊四方,我的識見逐日寬廣,這跟棋力的進步也有關係。尤其在海外荒漠之地_沙烏地、科威特四年,一副棋盤,幾本象棋古譜,伴我渡過一個個異國寂寥的夜晚,推演並且汲取古人弈理智慧,自覺獲益匪淺。  暗藏寶劍,心懷明珠,回國之後我在小叔公的棋場裡,一試鋒銳!看著長輩們執棋抖顫欲落,欲行又止,我必須暗暗留有餘地,允許他們走馬行車。小叔公更老了,但他仍清楚知道,他一向誇獎聰明伶俐的小子,在棋力上早已強爺勝祖!  如今,我在工程施工地點附近鄉鎮,遊俠式的遍走老人棋場,刻意結交一些逐漸凋零的棋壇耆老,我或許盡展棋力,一呈胸中丘壑,只為讓他們瞭解,車馬象藝,猶有後起之秀,願意接棒傳承。  我很確定,當我自工程職場退了下來,我會搬一些石桌石椅,一橫一直的刻劃楚河漢界,在老厝附近,也闢它一個老人棋場。  我會訂下規矩。出外返鄉的後生小子們,若想向我這叔伯祖輩請安問候,先來一局再說話。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