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化的黑手作家

關於部落格
把報紙刊登過,還未出書的文章貼上網誌,開放大家賞析。
若蒙不吝指教,就是我最大的收穫!
  • 260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鐵谷山傳奇_(黑手書第八篇) 

 由關廟走南二高,出新化接台20線,經左鎮直達玉井,在玉井街頭三繞兩繞,夥伴竟把車子直接開上虎頭山。  標高三百公尺的山頂,視野遼闊,可以俯視整個玉井ˋ楠西山城小鎮。登高望遠,可發思古之幽情,更何況山頂矗立一座素樸石碑,上書︰抗日烈士余清芳紀念碑。台灣子民抵抗日本入侵的血淚史,算算已百年之久,也的確古得夠我倆憑弔噓吁了。  咖啡店果然特殊,東家兄弟在抗日古戰場上蓋了一間(綠的小屋)賣熱咖啡,營業時間到晚上十一點!月黑風高,林深崖險,古戰場上成仁取義的烈士英靈不遠,可不知會不會聞香下馬?想來咖啡店這對兄弟,還真有幾分膽識。  叫了兩盃醇香藍山咖啡,紀念碑前小坐,看碑文上記載余清芳一生抗日史實。這處山巔,正是余清芳集結抗日義軍,重創日軍之地。而日軍以傷亡慘重而遷怒於舊名噍吧哖的玉井地區無辜民眾,肆意燒殺擄掠,造成抗日史實上一頁悲慘的礁吧哖事件。  烈日之血化作自由之花,在二十世紀初遍開寶島,更不只余清芳這一支獨自芬芳。光緒二十一年,一纸條約將台澎金馬割給日本,台灣民族志士眼見絕無挽留餘地,台灣巡撫唐景崧與丘逢甲登高一呼,通令全台愛國志士組織抗日隊伍,各地相繼響應,動員抗日義軍共三百餘營,每營三百六十人,製藍地黃虎旗為國旗,原巡撫唐景崧任大總統,防務大臣劉永福為副總統,兵部主事丘逢甲為義軍統帥,佈告全台,照會各國領事館,自此向日本宣戰,誓死據守(台灣民主國)。  被中原所遺棄的海外孤兒,疊石砌磚,第一次自立門戶,堅拒虎狼入侵!然而,日本帝國染指南洋資源,處心積慮以圖世界霸權,軍力與國力正當鼎盛時期,哪是海島子民短小胳臂所能阻擋?短短幾個月,日本海軍陸戰隊強行登陸淡水ˋ打狗和安平,由海入山,逐一進佔,台灣從此淪陷外邦統治,五十年!  啜飲咖啡,和夥伴閒閒聊起百年往事,日暮斜陽,晚雲在玉井上空渲染大片紅霞彩光,舒緩層疊的山勢,谷間平原的村落,浸浴在慵懶柔淡的的夕照中,很美的景色,很悽涼的感覺!夥伴朝我舉杯,微微嘆息︰「原來烈士鮮血灌溉的自由之花,是曇花!令人惋惜。」  「螳臂擋車,這奮力舉臂的豪情應該要有!」我說︰「人類歷史走來,一路血淚斑斑!當年豪情只剩眼前碑石供人追憶,也許,人的尊嚴,就是靠這一點堅持,才得以留存吧!」  夥伴半開玩笑說︰「這是台灣人的尊嚴嗎?怎麼跟我現在看到的台灣人不大一樣?尤其是那種口口聲聲愛台灣的台灣人!」  我沒理他!繼續回顧台灣百年前抗日史,告訴他除了噍吧哖事件,玉井山區,還又一段鐵谷山傳奇。  日軍雖然強佔台灣,抗日義士誓不屈服,化明為暗,退入崇山峻嶺開荒墾地,為抗日義師留下根據地。鳳山林少貓ˋ潮州吳萬興ˋ嘉義黃國鎮是為代表性人物,玉井地區,則是已放廣坪的方大贛為首。  方大贛選取龜丹溪上游的放廣坪為抗日基地,向日本軍警展開游擊戰,這一座被日軍稱之為土匪窩的山谷,深潭斷崖,地勢危聳,日軍強攻數月不下,讚之為鐵谷山。  小小鐵桶江山,終究是破了!如今,龜丹溪畔,還有一座小廟,立下方大贛長生牌位,香火冷落,鐵谷山傳奇,漸漸淡入歷史烟雲中。  「在哪裡?要不要去看看,現在?」夥伴興奮的說。  「山路難行,下次吧!」我的聲音難掩蕭索。  虎頭山上,東家兄弟的咖啡小店,點燃柔和明美的二十一世紀燈光,身後的余清芳紀念碑,卻已隱入蒼茫夜色中,碑上的文字傳奇,幽黯模糊,再難辨識。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