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e化的黑手作家
關於部落格
把報紙刊登過,還未出書的文章貼上網誌,開放大家賞析。
若蒙不吝指教,就是我最大的收穫!
  • 26045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 海島公路奇觀_(黑手書第四篇)

 然後我開始聽他們玩接龍遊戲,一個人說一個路邊攤招牌。太麻里的釋迦說了,阿蓮的棗子說了,白河蓮子蓮花和麻豆文但當然也說了,全省各鄉鎮著名的農產品,都會在盛產時期,上公路兩旁擺攤叫賣。我記憶中最美的公路風景,卻一直沒人提出!等了一會兒,我終於忍不住插嘴;「跑山雞ˋ露水雞,在公路兩旁血淋淋的宰殺,有什麼漂亮?我說一個_田尾公路花園!」  幾個黑手夥伴一齊用很奇怪的眼光看我,有人說:「作家,你確定田尾這個地方,有人在公路上賣花,而不是種在田裡嗎?」  我當然說有,但不確定。田尾是國內花卉種植面積最大的鄉鎮,公路兩旁,鮮花織就大片錦繡的美麗景緻,我一直印象深刻,不過,我知道鮮花不宜剪下來擺在路邊叫賣,祇為了那份美麗印象,不免要小小的強詞奪理一番罷了。  同是每說出一個地點和產品,記憶便牽引我們重遊舊地,譬如黑珍珠,就是共同記憶。我們這群黑手夥伴曾經在牡丹水庫一起工作,施工三年期間,屏鵝公路也不知跑過多少回!蓮霧盛產時,從枋尞到楓港這段山海之間的公路上,黑珍珠的招牌,少說上百個!總是一輛小貨車,一支遮洋傘,一個沉默招手的村夫或農婦,當我們打起轉向燈,放慢車速,那一隻隻揮動的手臂,就會變得更急更快。  攤位太多,間隔太近,競爭遂激烈起來,那一整日機械式揮動招呼的手勢,總讓我興起(生活逼人)的不忍與感慨。  埔里紅甘蔗給我的感覺好多了,明潭抽蓄水壩興建時,我抽空一遊牛耳石雕公園,就在中潭公路旁買了一杯薑汁甘蔗。那是個凜冽的冬天,異鄉遊子一身寒涼蕭索,因一杯薑汁甘蔗捧在手中而驅逐不少。  還記得賣甘蔗的一對母女,脆亮的笑語,誠摯透明,燒烤甘蔗的芳甘爐火,更讓人不捨離去。當時祇覺得山中子民,活得溫暖從容,路邊擺攤叫賣甘蔗,倒像在自家後院圍爐烤火般,充滿歡樂喜悅。  台南附近鄉鎮道路,最近流行桶子雞ˋ鋼管雞和跑山雞。桶子雞以不鏽鋼桶燜烤,鋼管雞以鋼管串著炭烤,味道都只一般。跑山雞標榜正宗土雞,飼養在山坡上跑跳覓食,肉質因而結實鮮美!就在通往各風景點的路旁,等候遊客選購,現買現殺!這些不屬於農產品的公路攤販,我有點排斥,原因無它,我是農村子弟,且漸有學佛向道之心,不忍見此血腥場景罷了。  道路兩旁攤位愈來愈多,髒與亂兩字,便不可避免的傷害了代表文明進步的公路景觀!  接龍遊戲結束在黑手夥伴喊出的一種公路景觀︰青紅燈下,玉蘭花。  夥伴們都曾在車流擁擠的路口,看過這些穿梭叫賣玉蘭花的小販,也許是老人,也許是小孩,神色木然,臉頰和衣服在車塵油烟裡弄得灰灰暗暗!那是生活的荒涼底色。落後與貧窮的一景,如此突兀的出現在繁華綺麗的台灣街道上,總是叫人難以接受。  海島公路奇觀,的確呈現台灣子民活潑伸展的草根風情,但漫無限制的結果,將使公路成為攤販市場,嚴重損害海島形象,包括在車陣中兜售玉蘭花的小販,政府都應該出面阻止或規範安置,還給海島人民一條條安靜和乾淨的道路。  至於風景,海島公路依山傍海,有丘陵平原ˋ峽谷巖崖,景觀絲毫不顯單調,再說,開車的時間,最需要專心掌握方向,公路?就讓它回歸為純質的公路吧。    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