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e化的黑手作家
關於部落格
把報紙刊登過,還未出書的文章貼上網誌,開放大家賞析。
若蒙不吝指教,就是我最大的收穫!
  • 26057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7

    追蹤人氣

 風情篇_蔣興哥重會珍珠衫(古典今唱第一篇) 

 三巧兒開箱取出一件寶貝,遞給陳商陳大郎說道:「這件珍珠衫,是蔣家祖傳之物,暑天若穿了它,清涼透骨,此去天道漸熱,正用得著,奴家把與你做個紀念,穿了此衫,就如奴家貼體一般。」  陳大郎哭得出聲不得,軟做一堆!婦人就把衫兒親手與漢子穿下,叫丫鬟開了門戶,親自送他出門,再三珍重而別。  不管以封建禮教或現代人的角度來看,陳大郎和三巧兒都是非道德的一對姦夫淫婦!陳大郎先是驚艷而生偷香竊玉的色心,和薛牙婆百般合謀奸騙,將丈夫經商逾年不歸的寂寞三巧兒,勾動情慾兒遂所願。倆人你貪我愛,如膠似漆,勝過一般夫婦。馮夢龍文中不作譴責言語,反倒略帶憐憫之意,在當時封建社會習氣下,堪稱離經叛道,大膽之至!  故事中,三巧兒遠行的丈夫蔣興哥巧遇陳大郎,兩人都是經商逐利遍走天涯,不免相談甚歡,陳大郎因思念情切,忍不住出示珍珠衫,並藉酒意吐露戀情始末,聊解相思之苦。只有知心人,才能這般掏心掏肺,蔣興哥天性敦厚惜情,不好說破!強忍痛苦回家休妻。他夫妻倆原本十分恩愛,蔣興哥雖然氣憤,仍將三巧兒的衣物嫁妝十六大箱全數歸還。  三巧兒自知不是,羞愧難當,被休妻後返回娘家,幾次尋死覓活,都被父母攔下。  陳大郎的元配平氏,見返家後的丈夫朝暮對著珍珠衫,長吁短嘆,心知這衫而來的蹊蹺,趁丈夫睡著,便偷了去藏起!陳大郎醒後傾箱倒篋尋遍,只差沒把房舍拆散!平氏矢口不認,啼哭爭吵幾日,陳大郎情懷撩亂,收拾行囊銀兩,出門行商去了。他回到襄陽舊路,打聽三巧兒消息,圖續前緣,卻聽得三巧兒被休,轉嫁南京吳進士為妾,恰似一盆冷水當頭淋落,當下發起病來!拖了兩三個月,終是不癒。  平氏雇了船隻,前往襄陽探視丈夫,陳大郎已然病故!相伴前來的刁僕惡婢,欺她淪落異鄉,人地生疏,將金銀細軟席捲逃逸!只留得身上一件珍珠衫,又恐來路不明,未敢求售,萬般無奈之下只得賣身葬夫。恰巧蔣興哥續絃,憑媒婆撮合,迎娶容顏清麗的平氏過門,夫妻恩愛,珍珠衫得以重歸蔣家。  蔣興哥有了管家娘子,且秀外慧中,端莊自得,遂又放心前往廣東做買賣。也合該有事,蔣興哥和一老翁認貨論價,不意扯住老翁時去勢猛了些,將老翁扯跌一跤,一跌便不作聲!事出無心,老翁家人卻有意打一場人命官司,定要蔣興哥一命作賠!連夜寫了狀詞,交付縣主早堂候審。  這縣主是誰?南京進士吳傑,正是三巧兒的晚老公。三巧兒名為小妾,卻因十分嬌麗艷媚,備受榮寵,吳知縣新官上任,便將她帶在身邊,同享富貴。是夜,吳知縣正在燈下將准過的狀纸細閱,三巧兒膩在一旁閒看,落難被誣者蔣興哥!想起舊日恩情,不覺痛酸,當下即珠淚漣漣,不可抑止。  吳知縣是讀書人,讀書人總有一些獃氣,所謂「君子有成人之美」裡頭的這個君子,那更是非做不可。故事終了,吳知縣不止從輕發落,還玉成他倆夫妻團圓。三巧兒捨了富貴,重回蔣興哥懷抱,只為家中平氏明媒正娶,仍做正室,三巧兒雖說初婚在前,只因休了一番,倒做了偏房!兩女姊妹相稱,芥蒂全無,從此團圓到老,風波不生。  綜觀三言二拍的小說中,少見如此曲折離奇的情節!但這篇小說所挑戰的正是僵化的傳統道德觀。蔣興哥休妻後再娶,平氏再嫁,三巧兒不祇紅杏出牆,二嫁後第三嫁還嫁回原夫!這些情節和覆水難收,烈女不嫁二夫等貞節觀念背到而馳,也難怪馮夢龍撰寫三言,被後世尊稱為文學里程碑式的創作。  我想起托爾斯泰的(安娜.卡列尼娜),托爾斯泰原意為批判不貞的妻子,譴責安娜為了私情而破壞家庭。結果所有的讀者,都轉而同情那位一心追求個人幸福,卻被上流社會虛偽冷酷的道德壓力迫害的安娜!  珍珠衫一篇,明末市井小民愛慾風情,躍然紙上,赤裸而真實的生命溫度,比諸(安娜,卡列尼娜)的文學價值,正是不遑多讓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