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化的黑手作家

關於部落格
把報紙刊登過,還未出書的文章貼上網誌,開放大家賞析。
若蒙不吝指教,就是我最大的收穫!
  • 260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 寂寞_(舊詞新解第一篇)

 今夜,她把前幾天剩下的半瓶XO喝光,身體逐漸酥軟,意識卻反而銳利清亮,睡不著,這又是一個失眠的夜!  她知道只要再多半杯,就能讓自己喝醉,換取一夜好睡.但她不想從五樓的小套房走出去,到兩條街外的深夜超商買酒,一個女人,身材曼妙容顏姣好,不該冒險走上荒莽夜街,更何況今晚的月牙,像一把可怕的雪亮鐮刀!在濃密夜霧中閃動光芒.  拿著梳妝台上,放滿硬幣的高腳酒杯,她將屋內的燈光一盞盞熄滅,然後走出客廳,坐在陽台的搖椅上.  午夜時分,霧更濃,幾條街外的夜歸車聲,偶爾輾破荒天,瘖瘖啞啞的遠去.幾棟五樓公寓圍出來的中庭,庭園中那盞暈黃相思燈,獨自守住夜的寧靜.她微微晃動搖椅,感覺自己像一葉輕帆,滑入無聲的海洋.  思緒緩緩的,也潛入記憶大海最深處.  剛離婚時末世般的狂亂,彷彿已風平浪靜,沒有孩子牽扯,年輕夫妻分手得毫不在乎!或者只是男人不在乎,他也許正想著讓他的新戀情儘快取代舊愛.只有她,她自己才知道傷口有多深多痛!在心底最柔軟處.  三年了吧?傷口早已結疤,痛的感覺隱隱約約還在.她伸出裸足抵柱陽台欄杆,搖椅停止晃動,幾分醉意的思緒,已無法正確推算歲月蹤跡,也許三年半有了.她睜開眼睛,伸手取出一枚硬幣,朝著陽台花架第三支鐵欄杆的上方丟出,然後側耳傾聽.  硬幣會落入中庭的錦鯉池裡,發出類似沉重嘆息般的聲音,隨著漣漪擴散.也許會剛好落在水池中央假山的石頭上,清清脆脆的彷彿一聲驚呼.  沉悶或清脆,她都喜歡.和那負心男人初識時,在寺廟或風景區內的許願池前,她總是又笑又鬧的搶光男人身上的零錢,而男人也總是大度的任由她投出一個個錢幣,許下她一個個從不肯說出口的願望.  她繼續往中庭投出硬幣,睡意逐漸攀爬上來,她踢一下腿,讓搖椅輕柔搖晃,牽引她入夢.  夢裡,她回到從前的許願池,把誓言願望說了一遍又一遍:(生生世世永不分離.)  寂寞,對男人而言,像躡足的黑貓,在宿醉的屋脊上走動.女人的寂寞是聲音,錢幣,回憶,或是自己身體墜落時的一聲驚叫.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